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天下杂谈

杨公此去,世少一直 | 祭杨公维骏稿

时间:2020-06-12 21:41:49  来源:呦呦鹿鸣的鹿鸣君  作者:呦呦鹿鸣

 

  2020年6月9日18时03分,杨维骏先生逝世于云南昆明家中,享年98岁。

  杨维骏,杨蓁之子。杨蓁父为挑水工,母为缝衣工,但杨自幼学习刻苦,考入云南讲武堂,加入中国同盟会,参加云南重九起义,和朱德元帅结为兄弟,曾任护国军支队长、靖国联军总参谋长、滇军第三卫戌司令、孙中山大元帅大本营高级参谋等职,陆军中将衔。

  杨蓁率师入桂讨伐叛军,遇刺身亡。其时,杨维骏3岁。

  大学时代,杨维骏任云南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,被特务追捕,1949后,历任民盟云南省委秘书长、副主任委员和中央委员。

  1958年,杨维骏因不愿揭发费孝通,被戴上右派帽子。“劳动改造”期间,杨维骏边放牛边读书:“我觉得人类社会总是要前进的,不可能有什么力量阻止人类前进,受挫折是暂时的,不可能永远。”

  20年后,杨维骏获平反,后任政协云南省第五、六届委员会副主席,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。

  1989年,杨维骏任云南治理整顿公司领导小组副组长(组长为省长),发现昆钢倒卖钢材问题,怒斥之;继而发现省委书记儿子倒卖统购云烟,价差一倍,遂质询云南烟草专卖局干部:这样流出去的国有资产有多少?答曰:100个亿左右。

  杨维骏由此得罪地方大员,全国人大代表只当了一届,被退出;省政协副主席只当一届,被卸任。

  2001年,青海省委书记白恩培转任云南省委书记,推出“一湖四片”造城运动,杨维骏得知,拆迁中,有的每亩市场价400万,只给村民零头,征地2万亩总计剥夺村民金额高达千亿,农民多次到省委大门口哭诉,白恩培都坐视不理。

  已退休的杨维骏利用每年2次老干部座谈会的机会,向白恩培提建议。白恩培不予理睬,并将老干部座谈会缩小到党内召开,以图将不是共产党员的杨维骏排除在会议之外。

  利用一次党外人士座谈会的机会,杨维骏将严厉的批评写成文字,当面递给白恩培。“当时他看后,脸色非常难看。”“就是一个土皇帝,权大于一切。”

  提意见受阻后,杨维骏公开实名举报白恩培,“云南发生6个大要案”,包括低价贱卖云南矿产,比如兰坪铅锌矿(价值5000亿)、博卡金矿(价值百亿)等。

  杨维骏直奔中纪委信访室,一个处级干部看了举报材料开头,伸出大拇指:“我们感谢你”;又往下看,问材料是谁写的,杨维骏说是自己写的,他又一次伸出大拇指说“写得好”。随后,一位局级干部表示:“你举报的问题很重要,我们马上向中央汇报”。

      中纪委表示,杨维骏实名举报创下了三“最”:年龄最大、职务最高、反映问题不为自己而是最为老百姓着想。随后,中央巡视组进驻云南,找杨维骏了解情况。


2017年9月,杨维骏在昆明的家中。摄/新京报记者吴江

  此案持续时间漫长,2016年10月9日,白恩培因受贿、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,被判处死刑,缓期2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在其死刑缓期执行2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,终身监禁,不得减刑、假释。

  进入新世纪后,仇和调任云南昆明市委书记,推行“全域城镇化”,昆明福海社区1800亩良田被政府非法征用,居民房屋遭强拆,一些老人无家可归,只能住到猪圈,乃至不堪煎熬跳鱼塘自杀。2010年12月17日,88岁的杨维骏坐着政府配备的专车,带福海社区12名失地农民进入云南省政协上访。

是为“公车上访”事件。

  次日,云南政协一位干部到杨维骏家中:“你带着政府配车带农民上访,不合适。”杨维骏反问:“难道公车只能用来游山玩水,不能用来为民请命?”“我现在待遇不低可以安度晚年,但如果眼睁睁看着老百姓受苦不闻不问,好吃好穿又有什么意义?”

  白恩培调离云南后,秦光荣接任云南省委书记。杨维骏了解到,秦光荣主政下,大力推行强征强拆,“他说一套、做一套,在晋宁使用警力打伤村民后,他只是以不再征用基本农田来敷衍了事,也没有任何惩处措施。”遂实名举报秦光荣。

  2019年5月9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消息: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。

  杨公生前孤独。杨公曾说,赞赏我的人很多,“却还没看到有哪一个效仿我”。杨妻王婉琪先生说:“(我们住的)小区大多都是省级干部,过去他在散步,有哪些不满,和别人聊天,人家都说 ‘是啊’,但有一次他发动签名,却谁都不签。”

  杨公曾被要求“永远闭嘴”,却从未听从。杨公曾言:“对我来说,活着就是对腐败分子最大的震慑了。”某驾驶员传话说有人准备在他去泳池的途中制造车祸,杨公却从未惧怕:“反腐不付出代价,怎么反腐?”杨公亦曾将个人信条写于个人文集扉页:“一定向真理低头,绝不向谬误退让。”

  杨公以反腐闻名,世人以“反腐愚公”称之,但杨公自己并不拘于反腐。身边的朋友说“老人家想解决的最终还是归到土地问题,而不仅仅说把一个人抓掉处理就完了。”

  有记者两次问杨妻王婉琪先生:“您觉得杨老是个什么样的丈夫和父亲?”

  王婉琦两次均答:“正直。”

  哀哉,杨公此去,世少一直。 (杨公事迹,请诸君参考杨公自传,并《南方都市报》《新京报》《红星新闻》等报道。)

  感佩杨公事迹,呦呦鹿鸣助理 @八月同学草拟祭文如下:

  祭杨公维骏稿

  文/八月

  杨公维骏者,滇省昆明人也。

  幼时失怙,家世贫寒。生逢乱世,飘零沪府。

  国仇家恨,玉君于成。投身革命,维苦维艰。

  既知天命,从心而退。余生悠悠,夫复何求?

  耄耋老者,耳目昏沉。身处江湖,心系苍生。

  盖因不忍官蠹害民,为祸乡土。

  乃奋勉残躯,澄清玉宇。

  公车上访,击登闻鼓。因怜小民,三犯督抚。

  惭乎诸公,坐于庙堂。当匪前驱,为虎作伥。

  既已伐檀,硕鼠见捕。公始展眉,重开心颜。

  今日甫闻公丧,余痛且悲。从此华夏失一赤子,而炎黄亦折一铁骨矣。

  然则死生不一,彭殇两异。轻如鸿毛,重于泰山。

  孔丘遇丧,日哭余戚。庄周失偶,亦有可歌。

  杨公高寿,终于天年。一身正气,尚存人间。

  其浩然者,沛乎苍冥。上为日月,下则山河。

  不垢不减,与世推移。寂静涅槃,然后永生。

  呜呼哀哉,伏惟尚飨。 20200611,呦呦鹿鸣

 发表评论        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图文推荐

热评排行

点击排行